'>
当前位置 :主页 > 笛子 >

云南白药“变形记”:从盈利国企变私企?

* 来源 :http://www.godet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11-22 10:58 * 浏览 :

云南白药从盈利国企变私企了?

日前,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,原福建首富、新华都集团董事长陈发树被推举为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、董事职务。

陈发树亲自出山,意味着他完成了入主云南白药的最后一公里。

早在2017年3月,新华都集团耗资254亿元增资白药控股,持有其50%股权。随后,白药控股董事会进行了大换血。“新华都系”的王建华、陈春花进入董事会。

2017年6月,云南省国资委引入江苏鱼跃进行“混改”后,国资委、新华都、江苏鱼跃分别持有45%、45%、10%的股权。再加上新华都此前在二级市场买入的,陈发树手中的云南白药股份达到25.01%,超过云南国资委4.25%,成为云南白药实质上的第一大股东。

白药控股此前与新华都在入股谈判中已商定有“去行政化”条款,“买断”云南白药高管的行政性职级,成为彻底的职业经理人。

至此,百年老牌“云南白药”实质上变为“陈氏白药”。

此次云南白药混改,是云南省近年来推进国有企业混改的一部分。

2014年,云南省国资委提出大力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思路。其后,早就看中云南白药的陈发树,与云南白药原股权持有方红塔集团持续6年的股权转让官司突然峰回路转,新华都入主云南白药的大门被打开。

2017年,云南白药引入新华都,与华侨城增资收购世博旅游集团一道,被树立为云南省国资委当年推进混改的典型。并且,根据云南省国企改革攻坚战部署会提出的目标,“力争省属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面2020年达到80%以上”。

但是,舆论却对新华都在这个时间点入主云南白药,表现出了敏感。

今年,先有广州医生谭秦东曝光鸿茅药酒“毒酒”案,引出鸿茅药酒掌门人鲍洪升以500多万控制当时固定资产近5000万的鸿茅药酒,以虚假广告宣传做砸药酒品牌事件。

后有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被爆以2.4元/股的价格,把一家国企变为她一家三口家族企业,并最终被查出疫苗造假的案件。

可以说,公众正处于对民营企业家入主医药行业信任度的一个低点。

况且,云南白药可不是一家普通国企。

不同于鲍洪升收购时鸿茅药酒的惨淡经营,云南白药是一家优质国企,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43.15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224.11亿元净增19.04亿元,增幅8.50%;实现利润总额36.22亿元,较上年同期的33.98亿元净增2.24亿元,增幅6.60%。

在“2018中国品牌价值百强榜”上,云南白药排名第49位,品牌价值315.23亿元。

云南白药也不是一味简单的药。

它诞生的年份,是旧中国外有列强环伺,内有各派势力混战的时代。白药作为外伤药的特殊功效,使它在数次重大革命战争事件中都留下了身影,与国共两党都有渊源。

1935年红军长征过云南,截获一批国民党军队物资,其中就有白药,毛泽东指示将这批白药交给卫生部,各军团都分发一些。贺子珍在威舍受伤,杨尚昆在沾益城外的白水遭敌机炸伤,都靠这批白药治好了伤,得以顺利走完长征路。

抗日战争中,滇军六十军4万人参加台儿庄战役,战斗惨烈悲壮之至,半数男儿以身殉国。滇军将士当时带在身边的,就是受捐赠的白药。

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焕章,年轻时得武当派道医姚洪钧真传,总结云南民间草药学知识和经验,在22岁时成功创制出白药,后取名为“百宝丹”,意思是如太上老君炼丹那样九转百炼而成。

当时,国人对中医中药的信任崩溃,普遍看不起草药。曲焕章为滇军唐继尧部军长吴学显治腿,以白药医好了英国医生、法国医生都认为要截肢才能保命的伤势,使国药声威大振,蒋介石也为他题词“功效十全”。